导航菜单

刑法「通奸罪即起失效」 大法官解释违宪14大理由曝光!-世界上最软的人

刑法「通奸罪即起失效」 大法官解释违宪14大理由曝光!

通奸除罪化的问题争议许久,19名法官及6位通奸罪当事人认为刑法中「通奸罪」与其但书「可单独对配偶撤告」,违反宪法比例及平等原则,声请释宪,今(29)日下午4点,司法院15名大法官在宪法法庭宣告终结85年来的通奸罪刑罚。▲刑法通奸罪经大法官释宪后,宣告违宪。(图/记者杨佩琪摄)大法官会议主席、司法院长许宗力表示,婚姻忠诚义务不等于婚姻关系的维系,若国家以刑罚介入可能会造成婚姻更重的损害,刑法第239条通奸罪违宪的解释理由书全文如下:1.有重新检讨系争规定一合宪性及系争解释之必要查婚姻系配偶双方自主形成之永久结合关系,除使配偶间在精神上、感情上与物质上得以互相扶持依存外,并具有各种社会功能,乃家庭与社会形成、发展之基础,婚姻自受宪法所保障(系争解释与本院释字第748号解释参照)。惟随着社会自由化与多元化之发展,参诸当代民主国家婚姻法制之主要发展趋势,婚姻关系中个人人格自主(包括性自主权)之重要性,已更加受到肯定与重视,而婚姻所承载之社会功能则趋于相对化。此由系争规定一对婚姻关系中配偶性自主权之限制,多年来已成为重要社会议题可知。是宪法就此议题之定位与评价,自有与时俱进之必要。此外,宪法所保障之基本权种类与范围,亦经本院解释而持续扩增与深化。经本院释字第585号及第603号解释明确肯认为受宪法第22条保障之隐私权,即为适例。从而,系争解释所称系争规定一「为维护婚姻、家庭制度及社会生活秩序所必要……立法者就婚姻、家庭制度之维护与性行为自由间所为价值判断,并未逾越立法形成自由之空间」乙节,已非无疑;尤其系争规定一是否仍合乎宪法比例原则之要求,更有本于宪法相关基本权保障之新观念再行审查之必要。2. 据以审查之宪法权利及其审查基准系争规定一明定:「有配偶而与人通奸者,处1年以下有期徒刑。其相奸者亦同。」禁止有配偶者与第三人间发生性行为,系对个人得自主决定是否及与何人发生性行为之性行为自由,亦即性自主权,所为之限制。按性自主权与个人之人格有不可分离之关系,为个人自主决定权之一环,与人性尊严密切相关,属宪法第22条所保障之基本权(系争解释参照)。3.系争规定一既限制人民受宪法保障之性自主权 ,应符合宪法第23条比例原则,即须符合目的正当性,且该限制有助于目的之达成,又别无其他相同有效达成目的而侵害较小之手段可资运用,而与其所欲维护法益之重要性亦合乎比例之关系。又性自主权与个人之人格有不可分离之关系,是系争规定一对性自主权之限制,是否合于比例原则,自应受较为严格之审查。4. 系争规定一违宪国家为维护婚姻,非不得制定相关规范,以约束配偶双方忠诚义务之履行。查系争规定一以刑罚制裁通奸及相奸行为,究其目的,应在约束配偶双方履行互负之婚姻忠诚义务,以维护婚姻制度及个别婚姻之存续,核其目的应属正当。5. 首就系争规定一维护婚姻忠诚义务之目的言,其主要内容应在于维护配偶间亲密关系之排他性,不许有配偶者与第三人间发生性行为而破坏婚姻关系。基于刑罚之一般犯罪预防功能,系争规定一就通奸与相奸行为施以刑罚制裁,自有一定程度吓阻该等行为之作用。又配偶双方忠诚义务之履行固为婚姻关系中重要之环节,然婚姻忠诚义务尚不等同于婚姻关系本身。配偶一方违反婚姻忠诚义务,虽可能危害或破坏配偶间之亲密关系,但尚不当然妨害婚姻关系之存续。因此,系争规定一以刑罚规范制裁通奸与相奸行为,即便有助于吓阻此等行为,然就维护婚姻制度或个别婚姻关系之目的而言,其手段之适合性较低。惟整体而言,系争规定一尚非完全无助于其立法目的之达成。6. 基于刑法谦抑性原则,国家以刑罚制裁之违法行为,原则上应以侵害公益、具有反社会性之行为为限 ,而不应将损及个人感情且主要系私人间权利义务争议之行为亦一概纳入刑罚制裁范围。婚姻制度固具有各种社会功能,而为宪法所肯认与维护,惟如前述,婚姻制度之社会功能已逐渐相对化,且宪法保障人民享有不受国家恣意干预之婚姻自由,包括个人自主决定「是否结婚」、「与何人结婚」、「两愿离婚」,以及与配偶共同形成与经营其婚姻关系(如配偶间亲密关系、经济关系、生活方式等)之权利,日益受到重视。又婚姻之成立以双方感情为基础,是否能维持和谐、圆满,则有赖婚姻双方之努力与承诺。婚姻中配偶一方违背其婚姻之承诺,而有通奸行为,固已损及婚姻关系中原应信守之忠诚义务,并有害对方之感情与对婚姻之期待,但尚不致明显损及公益。故国家是否有必要以刑法处罚通奸行为,尚非无疑。7. 系争规定一虽尚非完全无助于立法目的之达成,但其透过刑事处罚吓阻通奸行为,得以实现之公益尚属不大。反之,系争规定一作为刑罚规范,不仅直接限制人民之性自主权,且其追诉审判程序亦必然干预人民之隐私。按个人之性自主权,与其人格自由及人性尊严密切相关。系争规定一处罚通奸及相奸行为,直接干预个人性自主权核心范围之程度,堪认严重。再者,通奸及相奸行为多发生于个人之私密空间内,不具公开性。其发现、追诉、审判过程必然侵扰个人生活私密领域及个人资料之自主控制,致国家公权力长驱直入人民极私密之领域,而严重干预个人之隐私(本院释字第603号解释参照)。是系争规定一对行为人性自主权、隐私之干预程度及所致之不利益,整体而言,实属重大。况国家以刑罚制裁手段处罚违反婚姻承诺之通奸配偶,虽不无「惩罚」违反婚姻忠诚义务配偶之作用,然因国家权力介入婚姻关系,反而可能会对婚姻关系产生负面影响。是系争规定一之限制所致之损害显然大于其目的所欲维护之利益,而有失均衡。8. 系争规定一对宪法第22条所保障性自主权之限制,与宪法第23条比例原则不符,应自本解释公布之日起失其效力 ;于此范围内,系争解释应予变更。9.据以审查之宪法权利及审查基准,法律为贯彻立法目的,而设刑事追诉审判之规定时,如就必要共犯撤回告诉之效力形成差别待遇者,因攸关刑罚制裁,则须与立法目的间具有实质关联,始与平等权保障无违。10.系争规定二明定:「但刑法第239条之罪,对于配偶撤回告诉者,其效力不及于相奸人。」所称刑法第239条之罪,包括有配偶而与人通奸罪及相奸罪,性质上属刑法必要共犯之犯罪,具犯罪成立之不可分关系。系争规定二以撤回告诉之对象是否为告诉人之配偶为分类标准,对通奸人撤回告诉之效力不及于相奸人;反之,对相奸人撤回告诉之效力则及于通奸人,亦即仍适用刑事诉讼法第239条前段规定,因而形成在必要共犯间,仅相奸人受追诉处罚而通奸人不受追诉处罚之差别待遇。是该差别待遇是否符合平等权保障,应视其与立法目的间是否具实质关联而定。11.系争规定二之立法考量,无非在于使为顾全夫妻情义之被害配偶,得以经由对通奸配偶撤回告诉之方式,促使其婚姻关系得以延续。惟对通奸配偶撤回告诉之效力是否及于相奸人,与具体婚姻关系是否延续,并无实质关联。盖被害配偶于决定是否对通奸配偶撤回告诉时,通常多已决定嗣后是否要延续其婚姻关系。后续之仅对相奸人追诉处罚,就被害配偶言,往往只具报复之效果,而与其婚姻关系之延续与否,欠缺实质关联。况在相奸人被追诉审判过程中,法院为发现真实之必要,向以证人身分传唤通奸人到庭作证,进行交互诘问...。此一追诉审判过程,可能加深配偶间婚姻关系之裂痕,对挽回配偶间婚姻关系亦未必有实质关联。是系争规定二对本应为必要共犯之通奸人与相奸人,因其身分之不同而生是否追诉处罚之差异,致相奸人可能须最终单独担负罪责,而通奸人则毋须同时担负罪责,此等差别待遇与上述立法目的间欠缺实质关联,自与宪法第7条保障平等权之意旨有违。12.况系争规定二之适用,以系争规定一合宪有效为前提,系争规定一违宪,应自本解释公布之日起失其效力,既如前述,则系争规定二更已失所依附。13.系争规定二与宪法第7条保障平等权之意旨有违,且因系争规定一业经本解释宣告违宪失效而失所依附,故亦应自本解释公布之日起失其效力。14.系争规定一及二之实际适用结果有性别失衡之现象,查系争规定一及二虽就字面观察,并未因受规范者之性别而异其效力,属性别中立之规定,且目前实务上通奸及相奸罪之成立,以男女共犯为必要,其男女人数理应相当,惟其长年实际适用结果,女性受判决有罪之总人数明显多过男性。是系争规定二之实际适用结果致受系争规定一刑事处罚者,长期以来,呈现性别分布显著失衡之现象,显现女性于通奸及相奸罪之诉追、审理过程中,实居于较为不利之处境,足见系争规定一及二之长期存在,与宪法增修条文第10条第6项促进两性地位实质平等之要求,是否相符,确有疑义。惟系争规定一及二既如前述已经宣告违宪失效,上述性别失衡之问题将不复存在,并此指明。